仙武道紀 第四十二章 插旗

小說:仙武道紀 作者:饕餮居士 更新時間:2016-12-22 01:46:04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“白少俠如此行事,不顯得霸道了些嗎?”夏侯征強忍著怒火問道。

    他們五六個綠林勢力從數月前開始布局,守到孟方出了巴東郡,一路跟蹤攔截數萬里,終于逼得目標放棄原路線,并在涪陵堵住了他。

    這數月來花費的錢財、人力無算,而且最后的火拼還死了數十個兄弟,每個勢力都是損失慘重,這要還不能留下孟方,將他放回巴東,那真是無法承受之痛。

    “霸道?你們綠林江湖不就做得無本買賣,特別喜歡持強凌弱嗎?”白崖翻了翻眼皮,表情木然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夏侯兄弟還跟他廢話什么,我等已無退路,若是就此空手回去,如何面對留守山寨的眾兄弟。”

    姓蕭的虎目大漢捏了捏拳頭,沉聲說道,“我等光腳的豈能怕他一個穿鞋的,大家拼死一搏,搶不回孟方和徐仙令,不過一死爾!”

    “慢著!”見虎目大漢就要動手,夏侯征連忙攔阻,陰沉著臉,轉頭看向白崖,“白少俠,莫要欺人太甚,徐仙令和孟方你留一樣,不然我等就算全死在此處,你們也不會好過!”

    白崖看著這幫人盡數呼吸加重,雙目泛紅,頓時重新打量起了他們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心里是看不起這些綠林人物的,這些人的日常就是持強凌弱、欺男霸女,做得血腥殘忍的無本買賣。不過現在看來,倒是也有一些血性,沒有一聽見青城這種龐然大物就做了喪家之犬。

    這倒是讓他略微有些遲疑,夏侯征等人確實人數比他們少一半,但這些人假如拋開生死一搏,他帶來的人估計也要死掉一些。

    請曲家過來幫忙是一回事情,但如果曲家的人手傷亡太重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徐仙令對他確實沒什么用,也不是不能放給對方……

    白崖想到此處,正要開口答應,卻見身旁走出一人,開口說道:“你們皆是綠林英豪,不如就插旗決定徐仙令的歸屬如何?”

    “插旗?”白崖眉頭一挑,看著身旁突然跳出來的胡三娘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要我們插旗……”夏侯征聽得一愣,跟其他人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不可,如果不做生死斗,我們這些野路子不會是宗門武徒的對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應他們,對面恐怕只有那個姓白的是宗門武徒!其他人我認識,大部分是曲家的人,都是些商隊護衛……”綠林客中一個狹眼中年輕聲跟夏侯征說道。

    他是斗梁教的人,屬于涪陵郡本地,現在已經認出了曲南等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插旗?”白崖朝曲南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插旗就是單挑決斗,一般不分生死,是綠林中人解決分歧時,最為常用的方式。”曲南簡單地解釋道。

    白崖微一皺眉,看向一臉笑意的胡三娘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要徐仙令?不退隱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哦,嗯!”胡三娘支吾了兩句,終于點了點頭,微紅著臉說道,“若是,若是有機會踏上仙武大道,那自然要搏一搏!”

    她知道瞞不過白崖,索性承認下來。

    “若要插旗的話,便連孟方那條命一起插,否則我等寧愿魚死網破!”虎目大漢踏前一步,猙獰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魚死網破,怕你們不成!白少肯跟你們插旗單賭徐仙令,就已經算抬舉你們了,真以為我曲家武徒好欺?”

    尚不等白崖回話,曲南這邊已是大怒,其他曲家武者也是怒形于色。

    曲南雖然不知孟方剛才跟白崖耳語了什么秘密,但在一旁觀察了這么久,已經領悟到了孟方那個所謂的秘密,重要程度似乎還要高于徐仙令本身。

    胡三娘在曲府的時候,是以白崖師姐自稱,不過,曲府眾人都覺得他們更像是主仆。既然她現在開口插旗單賭徐仙令,那曲南自然認為是白崖的意思,估計應該是怕他們傷亡太多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主辱臣死的觀念很重,白崖怕他們傷亡太多,所以愿意讓出徐仙令,他們倒是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可對方要是以此要挾白崖,曲家眾人就很難接受了。怎么地,這是欺負我們這些人貪生怕死的意思嗎?

    白崖眼中也是兇光一閃,掃了一眼對面的諸人。

    他的《青城玉虛訣》別名五氣通脈術,本身就是道門玄功。

    青城先輩開發出這門武道,不僅用于固本培元,健壯內腑,而且對氣境期操控天地元氣,繼而沖擊意境有著非同尋常的作用。

    普通武者不動手的情況下,只憑雙眼很難分辨武者境界,但白崖這種道家的宗門武者不同,《青城玉虛訣》給了他極為敏感的氣機感應,只要武功相差不多,大致就能感應出對方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再加上之前銅尸白彤“觀察”過一段時間,白崖此時已能卻認對方陣中至多只有三個意境,而且人人氣息衰弱,身上都帶著傷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就算對方廝殺經驗豐富,自己這邊靠著人數也能彌補過來。如果他再擒賊擒王殺掉一個主事者,削弱他們的戰意,那么這幫綠林客未必真能死戰到最后一人。

    “殺!”白崖一念到此,再不遲疑,單腳一頓直接撲向那個虎目大漢。

    他這一撲出去,不說其他人,連剛剛放過狠話的曲南都嚇了一跳,浮起一種不真實的荒謬之感。

    這剛剛還是談得好好的,怎么一下就打上了,畫風轉換得太粗暴,讓大家都有點不知所措!

    幸好虎目大漢的廝殺經驗豐富,腦子雖然沒轉過彎來,但手底下一點都不慢,本能地抬手擋住白崖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!”白崖這一拳又重又狠,拳頭擊在大漢的掌心上面,發出擂鼓之音。

    虎目大漢措手不及,被砸得騰騰騰連退數步,靠著身邊人的扶持才穩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好得很,再來!”大漢虎目一瞪,惱怒地掀翻了扶住他的兩人,搶步朝白崖沖來。

    “夏侯小兒,拿命來!”除白崖外,其他人反應最快的卻是三眼貔貅孟方,威猛老者虎吼一聲,揚起雙掌就撲向了夏侯征。

    “殺!”這下子所有人都反應過來了,各自找上對手,混戰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孟方這會歇了一陣,體力有所恢復,對上夏侯征狀如瘋虎,看得旁人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他從進入涪陵地界開始,一行人就遭到了追殺。到現在除他之外,所有幫派兄弟和手下都已殞命,讓他怎能不對領頭的夏侯征等人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胡三娘這回顯得很積極,沖殺在前,毫不懈怠。她自知想得到徐仙令,這場戰斗就必須親自下場,絕不能再打醬油。

    白崖選擇留下徐仙令,一方面是對方得寸進尺,另一方面也是應她所求。可如果她現在不奮力向前,想借著跟白崖那點相熟之情坐享其成,估計對方寧愿把徐仙令丟進糞坑,都不會給她。

    本來她想幫白崖,可卻被青年瞪了一眼,只好腹誹一句,去給三眼貔貅孟方打下手,幫他對付夏侯征。

    夜狐貍心細如發,知道白崖還有秘密著落在孟方身上,卻需要看顧著一點,省得三眼貔貅萬一脫力被夏侯征反殺。

    至于曲南這會卻沒有出手,反而站在后方坡上,觀察著全場戰況。他身邊現在還留著銅尸白彤和一個意境武者,其他人包括兩個意境和王海等人都已下場。

    曲南這邊只看了一會,心中便是大定。

    他雖不像白崖有那么明銳的氣機感應,但動手之后,自然能看出對方的底細。

    這幫綠林人物確實廝殺經驗豐富,一對一的話,曲家武者不是對手。但可惜的是他們的體力所剩無幾,人數又少。而曲家武者都是以二對一,又有兩個意境在一旁掠陣,風險尚可掌控。

    不過,當他轉頭去看白崖那邊,卻不由感到有些憂心。

    那個姓蕭的虎目大漢與夏侯征都是這幫人的領頭者,想來應該也是意境武者。雖然此時兩人只用拳腳在那里硬碰硬,并沒有用出拳意化形,但戰斗之激烈依然令人側目。

    這還是曲南不知道白崖沒到意境,又有白彤在一旁掠陣,否則估計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這邊擔心白崖,白崖卻毫無自覺,這會正打得興起。

    姓蕭的虎目大漢應該也是一個以氣力見長的武者,先前被白崖一拳擊退后,這會居然舍棄拳意不用,硬是跟白崖拿拳頭對碰。

    等兩人硬碰了兩擊,虎目大漢雖然心中起疑,但這會也不敢再拉開距離了。因為白崖已經興奮起來了,拳頭重若千鈞,沒機會再讓他回氣避讓。

    實際上,白崖這幾年吞服了大量天材地寶,又在鳳凰嶺苦修三年,混元內氣已在全身形成氣脈。單論內力,他還要勝過很多的意境武者,僅僅是沒有形成拳意化形而已。

    這也是大宗門武者的優勢所在,師門底蘊足夠,可以對每個弟子因材施教,讓他們得到最合適的武道。

    白崖現在已不比剛進青城時,劍指峰上已無人肯跟他動手,打不打得過都躲著他。

    從下山到現在,抓捕花扇公子、攔截胡三娘,都是追追逃逃,也就蟠龍派的陳明跟他實打實地打了半架,最后還主動停手了,讓他極為不爽。

    現在難得有人跟他放對,而且還是他最喜歡的硬碰硬方式,便猶如被撓到了癢處,頓時拋開一切顧慮,把戰斗當成了享受,慢慢沉浸了進去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仙武道紀,仙武道紀最新章節,仙武道紀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上海时时乐杀号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