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武道紀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公孫馨(修)

小說:仙武道紀 作者:饕餮居士 更新時間:2016-12-22 01:46:04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作為一個女武者,矯情的人很少,甚至于性格會更加彪悍。

    因為她們本身就是弱勢群體,在戰斗中經常會受到男武者的輕視和調戲,所以她們的師長往往都會在這方面訓練她們,使之學會應對和反擊。

    不過,甄貞還是太年輕了,她跟玉清差不多大,才十五六歲。在華山腳下的打擂,也因為這里宗門高手云集,打擂武者大多顧忌其背后的宗門,基本也沒人故意調戲她。

    因此,碰上玉清就只能算她倒霉了,沒一會功夫,豆腐就被吃了個飽。

    “哇~~”這場武斗最終以少女捂面大哭,飛快逃走作為了結束。

    臺上的玉清絲毫都沒有勝利的喜悅,拒絕了主辦方繼續站擂的提議,茫然若失地回到了門樓。

    “嘿,某本以為小師弟贏了,現在看來他才是輸的那個啊!”白崖見玉清時不時舉著揩油的手掌傻笑,頓時竊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這樣好嗎,萬一影響了玉清的道心怎么辦?”甘章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影響他的道心?”白崖眉頭一挑,似笑非笑地說道,“他的道心若是一個小丫頭就能攪動,那還學什么武,干脆作詩弄簫算了,說不定更能贏得美人芳心……”

    甘章被噎得說不出話來,只好撓頭苦笑,憐憫地看著已經被玩壞的玉清。

    “師兄,我們是不是也該走了。那小姑娘肯定會去找人過來,你現在又不能打,萬一我們幾個反過來被人教訓一頓,那就不美了!”毛疾輕笑著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某讓玉清去惹小的,不正是想惹出老的嗎?”白崖冷笑道,“現在就走人,豈不是浪費了一番心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毛疾跟甘章面面相覷,終于有點體會到劉鈺的感覺了,他們這位師兄還真是熊心豹子膽,惹禍從來不怕事大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他們這次料錯了,那個叫甄貞的小丫頭跑了以后,估計是不好意思說出口,居然一直都沒人過來找他們麻煩,頓時讓白崖大失所望,只好悻悻然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幾人正好碰上陰沉著臉等他們的劉鈺,毫不意外地各自被削了一頓,這下不僅是白崖,連毛疾幾個也被禁足了。

    等到兩天之后,白崖求爺爺告奶奶,終于才又出來了一次。

    不過,這次他不是為了玩,是和蘇氏兩兄弟去掃墓,拜祭已經去世的瘸腿三。

    瘸腿三的墓就在華山腳下的一個小山谷里,附近也算山明水秀。因為按照老頭的遺囑,尸體被火化,骨灰也撒掉了,所以就只立了一塊小墓碑,上面刻著“恩師黑三,不肖徒蘇定、蘇澈立。”幾個黑字。

    看著這塊小小的墓碑,白崖說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覺。

    雖然他能體會到客棧諸人包括黑三對其的關愛和照顧,但同時也明白諸人實際關心得并不是他,而是那個被奪舍的白姓傻兒。

    只是無論如何,殺了黑虎和桃師傅,又燒了顧臨客棧的人是他,而不是白姓傻兒。瘸腿三沒有棄他于不顧,最后又送了那本鬼腳功給他,這份情義總是要領的。

    “兩位哥哥,讓某一個人跟三爺待一會好嗎?”白崖頭也不回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酒菜就放這里了,我倆等會再來!”蘇氏兄弟對視一眼,放下手里的東西,便快步離去了。

    白崖在墓碑前擺好酒菜,吃力地舉杯敬了敬墓碑。

    “三爺,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鬼神的……若你現在還能聽到我說話,想必已經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別怪我,我也只是想活著,沒想故意騙你們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或許哪一天我會跟兩位姓蘇的哥們坦白,哦,對了,還有臨七姑和小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這杯酒就算跟你道歉了,要是哪一天我倆在那個世界相逢,你可別再罰我了!”

    白崖自顧自地說著說著,忽然覺得鼻子有些酸,只好灌了自己一杯,又在墓碑前撒了一杯,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該走了!上一次臨別,你叫我別給顧臨客棧丟臉,我想自己這些年來,應該沒做過什么讓你們丟臉的事情。這次臨別,我想你應該也是那句話,就不用再交代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崖笑著丟了酒杯,轉身朝谷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谷時,沒看見蘇氏兄弟,他只好直接回古劍鋒了,卻不知道這時候正有三個人就站在山谷的峭壁上,遠遠看著他出了山谷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去跟他打聲招呼嗎?”蘇大笑著看向身邊的少女。

    這個少女螓首蛾眉,明眸善睞,鵝蛋臉上朱唇皓齒,白凈的額頭點了一點鮮艷朱砂,粉嫩肌膚白里透紅、吹彈可破。

    只是身材顯得有些苗條,穿著一件淡黃襦裙和半袖武衫,顯得落落大方,秀外慧中。若非年紀還小,堪稱是絕世美人。

    就連熟悉她的蘇大蘇二站在旁邊,也有點心跳加速,不敢相信這位就是以前在客棧燒火數年的黑丫頭小馨。

    “不了,白哥哥現在是大俠,武道修煉又正值緊要之時,而小妹卻身負血海深仇,若是被他瞧出些許端倪,只怕會拖累了他。”

    小馨展顏一笑,柔美的容顏如花綻放,輕聲說道,“其實若非七姑囑托,小妹本也不愿麻煩兩位蘇家哥哥。至于白哥哥,就等小妹洗卻了父母血仇,再找時間相見吧!”

    蘇氏兄弟笑著點頭,當年林臨帶小馨去了天山,但因為瘸腿三的關系,跟他們還是有聯系的。客棧里唯一一個失去了消息的人,就只有白崖。

    當年,小馨是被白姓傻兒從野外撿回來的,反而只有小愣棒絲毫不知小馨的事情,客棧其他人對此都有點了解。

    小馨本名公孫馨,父親公孫牧本是武威郡守,后來受人誣陷,在獄中蒙冤慘死,緊接著全家又被一個殺手組織滅門。

    只有小馨被母親娘家派來的武士保護著一直逃到了關外,最后機緣巧合被白姓傻兒所救。

    因為此事過于蹊蹺,而且必定涉及到了秦國朝堂,所以顧臨客棧當初盡管收留了小馨,但依然只能讓她每天做個燒火丫頭,把臉熏得烏漆墨黑,以防外人認出來。

    現在小馨已是天山門人,練了一身武功,已經可以追查當年之事了。只是時間過去了太久,她依舊需要小心行事,以防被仇人察覺。

    白崖身為青城弟子,秦蜀兩國又是敵對國,肯定不合適幫她。

    反而是蘇氏兄弟方便多了,華山截教自古就跟秦國朝堂糾纏不清。雖然仙凡誓約的存在,讓華山派無法再插手秦國朝堂,但這個宗門跟王室依舊聯系緊密,頗多聯姻之舉,所以很多朝堂大事對他們都沒有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蘇氏兄弟花點功夫還是可以打聽出當年之事,起碼比小馨一個人像無頭蒼蠅似的亂闖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那么懂事,不枉師傅和七姑當年那么疼你,比那個臭小子好多了。”蘇大笑著朝白崖的方向抬了抬下巴,一旁的蘇二也頗為贊同地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“白哥哥是大俠,不像小妹這么兒女情長嘛!”

    小馨抬眼看去,看著那已經有些模糊的背影,恍惚間又想起了當日白崖捧著她的小臉,一本正經逗她的那句話,頓時不由得霞飛雙頰,抿嘴一笑,傾世紅顏瞬間就看呆了旁邊的兩兄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崖了結了心事,回山后便不再出門。

    他抽空找了一趟梅洵,將偽嬰靈丹的配方送給了這位師伯。梅洵拿到這張丹方,果然非常高興,承諾回青城后,會為他申請一筆功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白崖也終于見到了梅洵和韓良兩位師伯,此次帶來參加論劍的兩個弟子。

    他們一個叫何庶,是個相當于意境巔峰的丹師,另一個叫申京,玄道境界相當于勢境,是韓良的得意弟子,分別參加了新秀榜和天英榜的爭奪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比白崖的情況好多了,聽梅洵和韓良的意思,這兩人與麻姑觀的孟甜應該都會上榜,沒有太多懸念。

    等又過去了五天,直到華山論劍的第三十四天,白崖終于跟眾人一起打點行裝,準備回青城了。

    華山論劍結束已有四天,其實很多中小宗門在數天前就已經陸續啟程回家。

    青城因為人數眾多,不欲跟別的宗門搶傳送陣,加上很多老一輩的師長這會終于得空,也需要訪訪老友什么的,所以就多留了幾天。

    “師傅,華山論劍這都結束四天了,為何史家弟子制作的新秀榜和天英榜到現在都沒有公布啊?”白崖這次費了老大勁,重傷都經歷了兩次,忍了幾天終于忍不住了,找到劉鈺詢問。

    “沉不住氣啦?”劉鈺好笑地看著他,搖頭說道,“現在還不行,史家弟子也需要整理統計,綜合考量大批的武斗影鑒,然后才能選出最后上了兩榜的一千人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短則半月,長則一月,等我們回到青城時,應該也會到消息了。何況,就算他們此時已經決定好上榜人選,也不會馬上頒布的,省得那些上榜的武者尚未回到山門,就有大把人過去找他們挑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倒也是!”

    白崖無奈,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,你上了榜,我沒上榜,自然會有人不服氣的!

    第二天,也是華山論劍的第三十五天,青城諸人終于啟程回山。

    (PS:昨天作者后臺太卡,老饕發了半天發不出去,結果同一章節連發四章,先跟大家說聲抱歉!大家已經自動訂閱的章節不必擔心,老饕會在重復的章節上用修改功能發新章,字數保持差不多,這樣大家就不用再浪費訂閱幣了!)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仙武道紀,仙武道紀最新章節,仙武道紀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上海时时乐杀号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