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武道紀 第十二章 俠女仗義

小說:仙武道紀 作者:饕餮居士 更新時間:2017-09-03 15:21:27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意境武者皆有護體真氣,梅嵐雖然沒有修煉過硬功,但白崖這一腿下去依然重傷不了她。而她手中的翠綠小劍卻非凡品,真要被刺中咽喉,肯定是白崖吃虧。

    然而,梅嵐寧愿臨時悔招也不肯讓小腹中上一腳,原因在于她想起了自己已經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神州世界比白崖前世的現代世界歷史更長,男女之防也沒有像封建社會那么嚴苛。除了王公貴族和世家,社會的整體風氣還算開明,自由戀愛并不少見。

    特別是武者之間,盡管也有政治聯姻之舉,但習武之人大多性格堅毅,要是真不愿意也無法勉強。如果婚姻生活不太美滿,離異重婚的也有不少,并不是什么稀罕之事。

    白崖之前聽到梅嵐強擄陳觀上山,就隱約覺得這位女武者是被逼到了墻角,才會這般行事。等他見到了陳觀本人,心中的猜測就差不多得到印證了。

    梅嵐身為玄鷹七杰這等綠林人物,顯然不是什么優柔寡斷的普通女子,能讓她拋下臉面的事情并不會太多。

    要么是為了理想追求,要么就是為了至親。

    武者的理想追求只有武道,與梅嵐而言,最多再加上玄鷹寨。但陳觀一事顯然與武道無關,也不會威脅到玄鷹寨,所以只能是為了至親。

    而梅嵐的至親……又與陳觀有關的,排除掉玄鷹七杰的其他幾位,剩下的可能性就不言而喻了,只能是她有了陳觀的骨肉。

    猜到這一點之后,白崖用屁股都能想到整件事情的經過了。

    陳觀所謂踏青,應該就是來私會梅嵐,而這一次見面后,梅嵐將自己已經懷孕的事情告知了陳觀,但卻沒有從陳觀那里得到正面回應。

    于是,梅嵐在羞怒之下,便將陳觀給擄上山了。

    或許她本意是希望以這種方式讓陳家做出妥協,給腹中的孩兒一個名份。只是她沒想到陳觀與她偷情這么長時間,居然一直都瞞著家里。

    而陳家則以為這是一起意外的綁票事件,在玄鷹寨不要贖金,只要求陳家家主上山后,他們選擇了報官,并一直捅到了青城這里。

    當然,這里面白崖還未想透的地方也有。

    比如:玄鷹寨眾人見到陳家的贖金后,有沒有告知陳家真相。而陳家現在知不知道真相,又或者他們知道了,但根本不想承認等等。

    不過,白崖不愿意探究下去了,無論陳家知道與否,無論梅嵐與陳觀最后如何了結,反正這件事情都不該由青城來處理。

    “放開七妹,我們送你下山!”

    見到梅嵐被抓,朱烈等人投鼠忌器,最終還是插翅虎朱烈陰沉著臉,做出了妥協。

    “等某見到同伴再說吧!”白崖嘆了口氣,拉著梅嵐縱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師弟,這邊這邊!”

    見到白崖提著一個人飛奔而來,孟甜從藏身處露面,朝他招了招手,映著身后的火光,小蘿莉臉蛋紅撲撲地十分興奮。

    “咦,這是個女的……你沒找到陳觀嗎?難道這就是那個……玉面狐,嗯,長得倒是挺標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對了,師弟,你看本……本小姐這把火放得不錯吧,這下他們一時半會顧不上我們了!嗯?后面有人追來了,不會吧,你怎么惹出了這么多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白崖看著孟甜嘰嘰喳喳,不覺又好笑又好氣。

    “師姐,你為何要放火,不是讓你布置一個防御陣法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師弟不是最喜歡放火了嗎?再說,用大火引開對方的注意力,不是比防御陣法更好嗎?”孟甜一臉無辜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不好學,非要學我殺人放火!”白崖無語地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玄鷹寨原本還敵我不明,這一放火算是徹底站在對立面了。

    趁著朱烈等人還未動手,白崖用最簡略的語言,將陳觀與梅嵐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啊~這么說,我們搞錯啦,該打屁股的不是玄鷹寨,而是陳觀那個負心漢啊!”孟甜一下傻了眼,回過神來,頓時滿臉尷尬地看著梅嵐。

    “師弟,那你還不趕緊放開梅姑娘?”

    白崖聞言,腦門不由青筋一跳,心道:“要不是你在玄鷹寨放火,哥用得著劫持人質嗎?”

    “梅姑娘,得罪了!”他深吸了口氣,松開梅嵐,歉意地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他之前抓住梅嵐不放,本就是以防萬一孟甜被抓住,可以交換人質。現在既然孟甜無事,那梅嵐也就沒用了。他與朱烈等人交手過一次,心里有了些底,感覺兩人脫身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“七妹,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見到梅嵐回來,朱烈等人大喜,一時間倒是沒有馬上攻擊白崖兩人。

    “小妹慚愧,讓哥哥姐姐們憂心了,只是他們……”梅嵐皺眉看向白崖和孟甜。

    “是非對錯,總會有個了結,看來青城也不是全然不講理。”朱烈松了口氣,上前兩步對白崖說道,“閣下既然放回舍妹,那我等自然依諾而行,你們下山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……嗚嗚~”孟甜剛說了半句,就被白崖捂住了嘴,這次他不愿再陪著小蘿莉胡鬧了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放開,師弟,你讓我說完。”孟甜掙扎著掰開白崖的魔爪,翻著白眼,不滿地說道,“你真以為本,本姑娘不分青紅皂白就在山上放火嗎?實在是剛才聽見了一些消息,所以才覺得錯在玄鷹寨一邊!”

    “咦?!”白崖驚奇地看著孟甜,疑惑地問道,“師姐還有什么事沒說嘛?”

    “不錯,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,出了那么大一件事,為何眼前的玄鷹七杰卻只出來了五個?”孟甜揚起下巴,鄙視了白崖一眼,“我剛聽到寨中某個嘍啰說,這是因為玄鷹七杰中的老四和老六下山去了陳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白崖這下又只覺頭疼欲裂了,無可奈何地抬頭看著朱烈。

    “你們又去陳家干什么,難不成還要將陳家家主擄來主……慢著,某什么都不知道,師姐,我們趕緊走!”

    “要走你走,本姑娘要留下來喝喜酒,多好玩的事情啊!”孟甜回眸一笑,抱著胸朝朱烈問道,“嘿,大當家的,本姑娘燒了你半個寨子,還歡不歡迎我呀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些許身外之物,女俠不必放在身上,只要女俠愿留,玄鷹寨蓬蓽生輝,豈有不歡迎的道理!”朱烈眼中閃過一絲意外,但馬上就領悟過來,大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不管孟甜是因為好玩,還是為了在玄鷹寨放火而做出補償,只要她這個青城弟子肯留下作為見證,那么對梅嵐的婚事顯然是有好處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師弟,你看著我作甚?”孟甜不滿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倆若是留下,那即將被擄來的陳家家主只會以為是青城在背后支持玄鷹寨,傳出去難免引來六扇門的詰問。”白崖板著臉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到時候說清楚不就好了。”孟甜啃了一口蠶陵山特產的香梨,滿不在乎地說道,“再說了,我們青城弟子燒了玄鷹寨的山門,現在幫人家個小忙,就當賠罪了嘛!”

    白崖翻了個白眼,道理是沒錯,可從孟甜這個罪魁禍首的嘴里說出來,怎么就那么怪異。

    “還有啊,本小姐最恨那種薄情寡恩的負心漢,陳家那小子既然禍害了梅嵐,自然要負起責任。要不然的話,梅嵐腹中尚未出生的孩兒豈不是太可憐了,剛一出生就沒了爹爹。”

    孟甜說著,又狠狠地咬了一口香梨。

    白崖忽然想起眼前這嬌蠻傲氣的小蘿莉,似乎也有一個不堪回首的童年。

    作為蜀國宮斗失寵的一方,她幼年就被送上了青城,要不是陣法天賦異稟,只怕也是青燈古佛、孤苦一生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白崖的眼神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師姐說得對,倒是某計算太多,失了道門行善濟人的本心。”他咧嘴笑道,“某從小也是無父無母,若非有好心人撫養,早就成了野墳堆里的一具童骨,卻是能體會這番可憐。”

    白崖前世由大伯撫養長大,這一世醒來就沒見過父母,可謂是孤兒專業戶了。

    “哦,聽聞師弟年少時,乃是關外一個客棧的打雜小廝?可能跟師姐說說,西北大漠的風光?”孟甜兩眼放光,期待地看著白崖。

    “那方無情無義的天地有何可說的……環境所迫,為了一口吃食就能刀口舔血!馬死了主人還會落淚,人死了卻只有黃沙葬尸……”

    白崖想起當年石羊集的所見所聞,只是搖了搖頭,但轉念想起刀子嘴豆腐心的臨七姑,情深義重的瘸腿三,還有蘇氏兄弟和燒火丫頭小馨,嘴角又不由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“切,不說就算了!”孟甜撇了撇嘴,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“白少俠,孟女俠,大當家請兩位到大堂觀禮。”

    兩人這邊正說著,廂房門外卻傳來玄鷹寨幫眾的召喚。

    “看來他們真的將陳家家主給‘請’上山了。”白崖嘆了口氣,看著孟甜說道,“師姐,此番某不阻你,但你可要記住一句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話?”孟甜詫異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強扭的瓜固然解渴,但畢竟不甜!”白崖意味深長地說道,“等到哪一天遺籽發芽,腹心照樣還是會被扎爛的。”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仙武道紀,仙武道紀最新章節,仙武道紀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上海时时乐杀号公式